我庄严宣誓我不怀好意🎃

奥利奥/叶诚🙌

伪·热圈绝缘体——
圈非常杂,什么都混一点⭐
欧美/查九/史同/拟人/孩厨

欢迎扩列!!

"Study harder and harder📝"

偷偷浮上来/

过了这么久没想到两篇HP相关还在升热度,很开心了。
fo我的可以取关啦以后这边都堆杂物,当然如果不嫌弃想留下来看的也可以。
再次谢谢大家的喜欢。

很重要的事情🌟

大家好😭

这个是我的大号 @OREOOOOOO🍪

主要是查九和推歌相关,都很糟糕。圈外的朋友们就不要日啦。

主要是以便小伙伴找到这里可以认出我来[对手指]

虽然也不会有人来拜访吧xx

致敬霍金先生

这是一个时代的逝去

世人将永远铭记这位伟大的物理学家

脱离充满苦难的人间,追逐您的浩瀚繁星

他属于宇宙,他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愿您安息,做个好梦

理想。

看在我写文既不成功也不失败的份儿上。

我要继续努力,我不会give up的。

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大手笔写手!

怕是活在梦里)

#莱姆斯·卢平生贺#生日快乐🎂

祝世界上最温柔的Moony先生生日快乐!
在HP里很喜欢他啦.

Attention.

是关于掠夺者的友情向,可能有a bit of犬狼和詹莉.

人物属于JKR,OOC属于我.

他们真好!
________________

"噢我的梅林,月亮脸。"阳光明媚的清晨,当他们正坐在格兰芬多餐桌上狼吞虎咽时,西里斯冷不丁顿了一下,看起来活像是被一口南瓜汁给噎着了。"我没记错的话…后天是你的生日?"

"是啊。"莱姆斯·卢平从他的浆果糖浆馅饼中抬起脑袋,温和地望着他。"有什么问题吗?"

"该死,我忘记准备礼物了。"詹姆哀嚎一声,连彼得也突然直起了身体,他努力咽下嘴里的肉肠和培根,惊诧地看着他们。

莱姆斯环顾着三张写满愧歉的脸庞,安抚地笑笑。"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他补充道,微笑着望向西里斯。"实际上,你们能记起来我就已经很感动了。"

他说的是事实,从小到大,从未有除了父母以外的任何人关心过这个特殊的日子。甚至家中其他的亲属(可能对他们而言,更希望他未曾出生过。)不过尽管如此,他每个生日都过得美满而充实。他的母亲会烹调他最喜欢的洋葱羊肉汤和布丁。而他的父亲会给他带来他一直心心念念的礼物——通常是一本麻瓜图书。蛋糕也是母亲亲手做的,涂着厚厚的鲜奶油和巧克力。他在烛光下许愿,然后伴着母亲的摇篮曲沉沉睡去。他爱他的父母甚于自身,他们是那么无私无畏,他使这个家庭经历了不可磨灭的苦难,可他们对他的爱始终如一。

"别这样莱姆斯,这可是一年中最神圣的一个日子!"彼得看来对他无所谓的态度震惊不小,他挥舞着双手,激动地高声嚷嚷道:"我最喜欢过生日了,唯一一天……你无论做什么老妈都不会发脾气。而且无论你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她都……"

詹姆举起一块丝绒蛋糕,赶在全校同学的目光都被彼得不顾形象的大叫吸引过来前及时地堵住了他的嘴巴。然后松了一口气,冲着对他们怒目圆睁的级长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转过身来继续面对莱姆斯。

"我还是不敢相信你居然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生日,月亮脸。"西里斯缓慢地说,好像刚刚才被迫接受这个现实。"我是说,人们不是一般都很期盼它们么?"

"我们得送你点什么…必须得。"莱姆斯苦笑着摇了摇头,詹姆直接无视了他。"搞个派对怎么样,西里斯?在休息室里。"

"盛大的狂欢派对。想想,堆成小山的蛋糕和黄油啤酒,所有人都会来,我们要通宵达旦。"他停了片刻,眼睛猛然放亮了。"我想莉莉也会很高兴来参加的,她和你的关系一向不错。"

"没门,叉子。"莱姆斯无情地拒绝了他的提议。他展望了一下詹姆所描绘的画面,顿时觉得头昏脑胀。

詹姆用一种极其受伤的眼神望着他,像极了西里斯每次在向他借论文时的嘴脸。他心一软,连忙抱歉地解释道:"不,我的意思不是要打消你和莉莉增进感情的机会。我是…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弄得那么热闹……"

"哦得了,伙计,别斤斤计较了。"西里斯出言帮他化解了尴尬,莱姆斯的心里浮起一阵对他的感激之情。"这是月亮脸的生日,况且…我们才四年级,你还有大把大把的机会和伊万斯调情。"

詹姆看上去似乎还有些愤愤不平,可又不得不承认西里斯说的有点道理。

"就在宿舍里,行吗?"莱姆斯恳求道,几乎用上了问询的口吻。

"当然可以。"詹姆终于放弃了继续争取的机会。"就像大脚板说的,这是你的生日,应该由你来决定。"他不满地低下头,小声嘀咕着:"至少让我想办法去搞来几瓶火焰威士忌吧。"

"不要灰心丧气的,我们照样可以一醉方休。"莱姆斯拍拍他的肩膀。西里斯也点点头,张开一个活泼又狡黠的笑脸。

"而且——也许我们明天晚上可以披着隐形衣去厨房扫荡一次。顺便路上可以给费尔奇和他的宝贝猫咪来点小惊喜。"

他压低了声音,显然是在提防礼堂前坐在教工席末尾,那位脸色阴沉,行事鬼祟,此刻正紧紧皱着眉头看向他们这边的看门人。莱姆斯尽管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西里斯的主意从来没好过),他还是忍不住轻笑出声。

詹姆抬起头,意味深长地与西里斯对视了几秒钟,又恢复了以往开朗的神色。莱姆斯敢肯定他们已经想好了一个绝佳的行动计划。他无奈地拿起餐刀,继续吃他那顿已经半凉的早餐。而詹姆和西里斯正兴致勃勃地悄声讨论着他们的恶作剧方案,彼得则刚刚吞下了那块硕大的蛋糕,疑惑不解地瞥了他们一眼,尝试着加入这场小型研讨会。

﹉﹉﹉﹉﹉
第二天早晨,莱姆斯不出所料地收到了来自卢平夫妇的礼物。

周一的早餐一向是一天中最为喧嚣的时刻。在礼堂上空飞来飞去的猫头鹰群恍若五彩斑斓的热带丛林。在由扇动翅膀的呼呼声和猫头鹰愤怒的叫声组成的吵嚷的交响曲中,铺天盖地的信件雨落在餐桌各处,打翻了一盘盘食物。于是学生惊慌失措的呼喊也加入了合奏。

在他们四人中,詹姆和西里斯是最常收到邮件的两人。(波特夫人美味的慰劳点心和布莱克夫人怒气冲冲的责难,或者更倒霉的,吼叫信。)而他仅有的信件来源是父母一月一封的长长的家信和节日时的礼贺。彼得偶尔收到他妈妈的关怀,他总是看也不看就把它抛到一边,转而在信封里寻找更多有价值的东西 。

那只棕色的谷仓猫头鹰飞到莱姆斯的头顶,将一个大包裹丢了下来,正中他的左臂。莱姆斯吃痛地叫了一声,一边揉着左手一边弯下身把滚落到地上的包裹捡起来,放在餐桌上。

"哇,这是你的礼物吗?"他正在拆包裹时,詹姆的注意力首先被吸引过来,随即另外两个脑袋也转了过来。极好奇地盯着他手上的动作。

包裹沉甸甸的很有分量,莱姆斯心里的期待并不比他的朋友们少上几分。他用颤抖的双手举起魔杖,小心地划开它粗糙的外包装。又轻轻剥开包袱着礼物的牛皮纸,他屏住了呼吸——

一本崭新的《福尔摩斯探案集》静静地躺在包裹里,上面还叠着一个小小的黄色信封。他拿起那封信,心脏就快跳到了嗓子眼里,压抑的狂喜撞击着他的胸腔。

他拆开信,母亲清秀的花体字跃然纸上,字母微微倾斜着交织成画,像是在抒写一弯隽永的爱意。

"亲爱的小莱姆斯,

     真不敢置信你就将要十五岁了,幼时你依偎在我身旁看我织毛衣的景象还历历在目。你长大了,拥有了自己的伙伴,成绩也尽如人意。你总是那么体贴和善解人意。我和你的父亲都为你而感到骄傲。(莱姆斯的脸红了起来。)  
 
     祝你生日快乐!来信附上给你的礼物:你曾说过想要一本《福尔摩斯探案集》。还有一件礼服长袍。你的父亲说你五年级时可能有机会去参加舞会。

P.S.替我问候你的朋友们。

爱你的父母"

他眨了眨有些湿润的眼睛,立刻就想跑上楼去给父母写一封冗长的回信,以诉说他对他们的感谢。他将信细心地叠好收进内袍里。彼时詹姆和西里斯正狐疑地研究着他的那本书。

"什么啊——就是一本麻瓜图书罢了。"詹姆最终失望地拖长了音调,将书扔还给了他。他忙探身接住以防它撞翻他的杯子。

莱姆斯偏偏对这个礼物极为中意,他把这本厚重的大书摊在膝盖上,带着无限的深情抚摩着封面上烫金的书名和坚硬的书脊。不易察觉的微笑悄悄攀上了他的嘴角。

他更喜欢麻瓜书籍,它们散发着更多的石墨香气。而且安静乖巧,不会像巫师书本一样突然动弹或发出吼叫声,着实吓你一跳。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冲着他纳闷的朋友们欢快地说道:"信中还说有一件礼服长袍……那是什么东西?"

莱姆斯低头在剩下的包裹里翻找着——它仍鼓胀着,似乎另一件礼物占了相当大的空间。拽出了一件巨大的深褐色长袍。

"酷。"彼得惊呼出声。而詹姆和西里斯看上去则不像之前那么感兴趣了。

他将叠着的袍子抖平,布料的摩擦发出窸窸窣窣的细小声响。莱姆斯细细端详着它。母亲想的很周到,它的颜色正与他的发色和瞳色相配。长袍的衣料算不上有多好,但是令人舒适的棉质。袖口和衣领处没有多余的花边,看起来简洁不失大方。

"我觉得挺好看的。"詹姆说,西里斯附和着点点头。"我也是。"

莱姆斯抿起唇。他用手将长袍上轻轻浅浅的皱褶抹平,仔细地重新叠好了它,就像它被寄来时一样。他把书和袍子放在一边,让它们和他的餐盘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等等,就…这些?"西里斯不可置信地质问道。他看了看詹姆,两人眼中闪烁着同样迷惑的神色。他们还期望在莱姆斯的礼物中看到什么更酷的东西,你知道的,例如一枚火龙蛋,一把最新款的飞天扫帚,或是什么别的能引发一阵尖叫的刺激玩意。"这就是你的生日礼物?"

"是啊。"莱姆斯平静地点点头,又叉了一块烤牛肉。
他们看上去更加震惊了。

"我想我要送你些更酷的东西。"詹姆痛苦不堪地说,仿佛这令他良心不安。

"至少比麻瓜图书酷一点。"西里斯搭腔,纠着双眉。

"事实上,我很喜欢麻瓜图书。"莱姆斯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膀,挑衅地看向他。

﹉﹉﹉﹉﹉
莱姆斯快速地清空了自己的餐盘,便匆匆抱着他的包裹离开了餐桌。他迈进公共休息室,从几个磨蹭的一年级小学弟身旁跑过,三步两步奔上了旋转楼梯。他决心在上课前为自己的回信争取些时间。

他把长袍和书籍放在床上,从包里取了张羊皮纸。转眼间,他已经坐在休息室里,靠在壁炉前的那把扶手椅上,咬着笔头苦苦构思着他的回信内容。

莱姆斯展开羊皮纸,笔尖落在纸上,他齐刷刷地写了起来:

"亲爱的父亲和母亲,

      谢谢你们的礼物!它们太棒了!那本书正是我想要的。礼服长袍很漂亮,虽然我还没有打听到任何关于舞会的消息。"

他停滞了片刻,纸上凝固了一个小小的黑色墨点。他赶紧抬起笔,接着写下去:

     "詹姆,西里斯和彼得感谢你们的问候,并也向你们问好。我在这边过的很开心,不用担心我。(他的脑海中浮现出幼时母亲在满月时忧心忡忡的憔悴面庞。)我不会辜负你们的期待。

爱你们的莱姆斯"

他放下笔,又读了一遍他的信,满意地把它折成一个小方块,收到衣袋里,同那封来自父母的信放在一起。并打算在吃过午饭后的晚些时候把它寄出去。

﹉﹉﹉﹉﹉
当晚,莱姆斯沉浸在他的新书中难以自拔。他把头埋在书页里再没抬起来过。甚至没注意到休息室逐渐空了,墙上挂钟的指针一分一秒地趋近零点。最后只剩下了他们几个。

詹姆和西里斯左顾右看,忐忑不安。显然在翘首以盼着这一刻的到来,当那个戴着厚厚酒瓶底眼睛的六年级黑发女生最后抱着一大堆摇摇欲坠的羊皮纸和课本消失在旋转楼梯上时,西里斯按耐已久地跳了起来。

"我们得行动了!"他兴冲冲地吼道。

"梅林的裤衩啊,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可以不升六年级。"詹姆没理他,他担忧地望着那个女生摇晃着离去的背影。神色有些惶恐。

"太可怕了。"彼得摇晃着脑袋,满不情愿。"我可不愿意整天写上一卡车的论文。"

"我们还有整整一年半才上六年级呢,詹姆。"西里斯没好气地说。"况且到那时候,你说不定已经把伊万斯给搞到手了。"

"那当然!"詹姆·波特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鲜活起来,脸上的阴郁一扫而光。他又恢复了从前的无忧无虑,仿佛无事发生。莉莉·伊万斯的魔力比任何治疗魔药都要管用,而且见效迅速。

"今宵有酒今宵醉。"西里斯使劲地锤了一下他的后背,咧开嘴。詹姆点点头,乐呵呵地笑了。

"现在,是时候继续我们的活动了,兄弟们!"西里斯高声宣布道,仍然愉快地微笑着。"我把它命名为'月亮脸生日派对储备活动之食物扫荡'。"

"我上楼去拿隐形衣。"詹姆兴高采烈地说,重重地登上了楼梯。几分钟后,他又回到了休息室中,手里提着一件银灰色的,像液体一样的东西。

彼得憧憬地迎了上去,这件传说中的神秘宝物对他而言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即使他已试穿过多次。詹姆顺势披上它,将脑袋以下的部分隐去,骄傲地展示着它奇妙的能力。彼得看得眼睛发直,赞叹不已。

"我们得赶紧走了,詹姆,时间可不等人。"西里斯望了一眼挂钟,催促道。詹姆撑开隐形衣,留出一个足够的空间以供西里斯钻进来。

"快跟上来,莱姆斯………莱姆斯?莱姆斯???"

﹉﹉﹉﹉﹉
莱姆斯最终还是拗不过詹姆和西里斯的软磨硬泡,被迫与他的宝贝书籍分开一阵,来参与他们的"扫荡"计划。

此时,他们正挤在隐形衣里。空间显得尤其狭小,几乎密不透风。彼得在莱姆斯的一再强调下被詹姆和西里斯极不情愿地接纳了,于是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可他略微矮胖的身材所占的位置使得这趟旅途比平常要艰苦的多。

莱姆斯还在意犹未尽地回味着书中的精彩片段,一边小心地留意不让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的身体探出隐形衣的区域之外。可这太困难了,他和詹姆尽全力地撑开隐形衣,可最多只能保证他们不会层叠在彼此身上。他不敢想象如果这时候有人经过——断肢残腿太恐怖了,他只能祈祷周围的光线足够昏暗以至于舍监看不清楚他们的身影。

磕磕碰碰令人不快,更别提西里斯不时爆发出的一两句牢骚。("彼得·佩蒂格鲁!你踩到我的脚了!"西里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闭嘴,西里斯!你会把费尔奇给引来的!"詹姆说。)所幸,他们一路几乎风平浪静,无惊无险地下到了厨房所在的楼层。也许费尔奇今晚和平斯女士有个约会。莱姆斯想。他不由得感到庆幸,因为今晚实在是一个不适合出来游荡的夜晚。可他的同伴们好像并不都这么认为,詹姆和西里斯显得兴味索然,显而易见,他们更希望会发生些什么。和平和安逸与他们周身的气质一贯格格不入。

他们纠缠着身体,慢悠悠地晃到宽大的门厅里,这里同往常一样空无一人,空旷的穹顶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莱姆斯松了一口气。这里到厨房的距离已经很近了。他们只需左拐,经过石廊,再找到……

此时詹姆猛地倒吸了一口气,他回过神来。那只守门人伺养的猫——洛丽斯夫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骨瘦如柴的脊背高耸着,突出的铜铃般的猫眼死死地盯着他们正站着的位置,闪着邪恶的绿莹莹的微光。

莱姆斯的胃揪紧了。他们抑制着自己的呼吸,心脏疯狂地跳起了华尔兹,谁也不敢有所动作。霎时,彼得一个不稳,险些滑倒在地上。莱姆斯连忙伸手拽住他,可是为时已晚。彼得的一双手脚都露出了隐形衣之外,危险地漂浮在半空中。洛丽斯夫人"喵"地叫了一声,转过身向大理石楼梯跑去。詹姆发出一句咒骂声,朝地上啐了一口。

一旦让它通报了费尔奇,他们的冒险就算泡汤了,而且如果运气不好,还能捞到几天禁闭。

"别让它跑了!"西里斯低喝道。也不管会不会露出马脚了,拔腿就追了上去。隐形衣滑落在地上,里面剩下的三个人摔得七荤八素。可他们慌忙爬起来,也跟了上去。谁也不甘就这么放弃自己的学分和几个美好夜晚的自由时光。

"别跑,你这死蠢猫!"西里斯最终在楼梯口截住了它,他俯下身试图把它扼在手心里,那猫左右躲闪着,灵活地逃脱了一次又一次的抓捕。它在西里斯的胯间找到一个小空当,一闪身钻了过去。

西里斯绝望地瞪着它愈行愈远的身影。莱姆斯在他的身旁停下,迅速拔出了魔杖。

"昏昏倒地——!"他念出了咒语。银白色的光束自魔杖顶端射出,击中了目标。洛丽斯夫人抽搐了一番,直僵僵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个巫师,大脚板。"莱姆斯收起魔杖,后退几步注视着西里斯,语气里带着嗔怪的笑意。后者愣愣地看着他,仿佛刚中了个石化咒。

"干得漂亮,月亮脸!"詹姆赞许地说,用手揉了一把莱姆斯的头发。"这回费尔奇有的受了。"

莱姆斯双颊染上了浅色的红晕。"这没什么。"他淡淡地说。

﹉﹉﹉﹉﹉
他们在厨房大快朵颐,家养小精灵热情地款待了他们。并端上了一大盘烤鸡,牛肉三文治,巧克力松糕,坚果冰激凌和南瓜汁,以及许多琳琅满目的小糕点。

菜过五味,他们抚弄着肚皮,满足地打着饱嗝。彼得还在撕扯着最后一只烤鸡腿,吃的满嘴流油。

在莱姆斯开始想念格兰芬多塔楼里柔软舒适的床铺时,他用余光瞥见西里斯和詹姆正小声地与家养小精灵讨论着什么。他懒得出声探询,也疲于思考。困意袭来,他像浸泡在海水中,昏昏沉沉地往下坠去,意识随着周围的一切逐渐离他远去……

第二天,他在自己的床上醒来。晕暖的阳光透进窗帘温柔地吻在他的毛毯上。他揉了揉眼睛从枕头里坐起来,一时想不起自己昨晚到底是怎么回来的。他明明记得自己当时在厨房里睡着了。

莱姆斯爬下床,在床脚看到了一小堆礼物。他才记起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生日快乐,莱姆斯!"詹姆,西里斯和彼得一齐喊道。接着彩带从头顶纷纷扬扬地洒落下来。他看着自己的伙伴,他们同他一样狼狈——还穿着睡衣,头顶和身上落满了彩纸。他们哈哈大笑起来。

"快打开!"詹姆催促道,指着那一小堆礼物,莱姆斯在它们的旁边坐下,开始拆他的礼物。它们又比往年多了不少,除了掠夺者们和莉莉的,还有几个属于和他关系较好的同学们。(他得把这个好消息写信告诉父母。)
詹姆的礼物放在最顶端。莱姆斯拆开那个红色的礼盒,里面是一套精致的羽毛笔套装。包括五只由不同禽类羽毛削成的笔,两瓶漂亮的彩色墨水和一叠绘着花纹的信纸。莱姆斯猜想他是上次去霍格莫德过周末时买下的,他在文人居的橱窗里看到过这套羽毛笔,它可价值不菲。

而彼得送了他两盒蜂蜜公爵的巧克力,正是他最喜欢的口味。莱姆斯感激地想到了自己不多的存货。

"真是太感谢你们了。"他抬起头,对他们扬起嘴角,眼眸里闪着太阳的波光,一如午后的霍格沃茨湖。

"这没什么。"詹姆挑了挑眉。彼得放松地笑起来,他之前显然在担心莱姆斯会不喜欢他的礼物。

"你们俩不会是研究过《如何取悦狼人》①吧?"西里斯懒洋洋地靠着床柱,双手插兜,脸色却有些苍白。"…抱歉,我的礼物可能没有叉子和虫尾巴的那么好。"他忧虑地朝他笑了笑。

莱姆斯把目光移向礼物堆中最瞩目的那份。它太引人注意了,庞大的身躯占了整个礼物堆的三分之二,粗略的包装上龙飞凤舞地签着西里斯的大名。

他把它拿起来掂量了一下,它出乎意料地柔软,也不如他想象中的那样沉。他小心翼翼地撕开了外面那层薄薄的包装纸。不由发出一声轻轻的惊叹。

一只黑色的毛绒大狗躺在里面,他抱起它,它几乎有半个他那么高。他把它毛茸茸的尖鼻子和自己的抵在一起,狗狗的黑豆眼可怜兮兮地盯着他,与西里斯的别无二致。

莱姆斯"噗嗤"轻笑出声,他转过头对上西里斯局促失措的灰眼睛。

"我想你晚上睡觉时大概会愿意抱着它……"他低声道,看着地板。

莱姆斯回忆起他与西里斯共度夜晚的岁月,那时他为每月一次的变身焦虑不已,同时还要苦心经营在同伴面前的谎言。而西里斯背弃了血统,受到家族的排斥。他们俩都是被梅林遗弃的困兽,只能互相楼抱着舔舐伤口。

"我敢说月亮脸不会愿意像个娘们一样抱着玩偶睡觉的!"詹姆嘲弄地说。

"不,我想……我会的。"莱姆斯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他抱紧了怀中的黑狗。西里斯直起脑袋,冲着大惊失色的詹姆胜利地一笑。接着格外欣慰地看了一眼莱姆斯。

﹉﹉﹉﹉﹉
当天没发生什么大事,除了早餐时费尔奇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我的猫——!!!""别担心阿格斯,不过是中了个昏迷咒。"米勒娃·麦格平静地说。)

﹉﹉﹉﹉﹉
晚上,他们蒙住莱姆斯的双眼,把他领到了公共休息室里,那里有他们早为他准备好的一个惊喜。

"这是什么……?"莱姆斯疑惑地问道,指着他们面前盘子里球形,银色,疑似蛋糕的食物。

"月亮蛋糕。"西里斯和詹姆忍着笑。"家养小精灵特制。"
莱姆斯终于明白昨晚他们和小精灵的秘密交易内容到底是什么了。他打量着他的生日蛋糕,它的表面撒上了满满的银色糖粉,显得更为逼真,俨然是他每个夜晚中不变的梦魇。

"吃了它。"西里斯故作严肃地命令道。"以后你就再也不会害怕月亮了。"

詹姆拿出了几瓶火焰威士忌。"我告诉过你们我会想办法搞来几瓶。"他笑着说。

莱姆斯笑起来,他数不清自己这几天是第几次笑得这么开心了。他的眼眶酸涩着,他又眨了眨眼睛。

他们开始消灭那个大蛋糕,它着实美味无比,还贴心地配上了巧克力内芯。(按照詹姆和西里斯的吩咐。)

"生日快乐,莱姆斯。""生日快乐,月亮脸。"

"生日快乐。"他们说。西里斯醉醺醺地举起杯子,在空中划了个圆圈,金色的酒液晃动着洒出了几滴。

"敬月亮脸。"他迷糊地笑着,一口喝光了杯中的酒。晕晕乎乎地载倒在躺椅里。

莱姆斯举着酒杯安静地坐着,他没喝多少,因此意识还算清醒。他充满爱意地望着他的朋友们。就这一刹那,他想他们会彼此相伴一生。

窗外,夜空一片漆黑,只有星点在闪着微弱的光芒,仿佛月亮真的被谁一口咬去了。虽然莱姆斯很清楚它不过是被一团正巧飘过的阴云遮住了。可他还是配合着同伴们大声欢呼喝彩,并在月亮终于在云层边探出银白色的边缘时一致发出失望的呼声。

再过三天就是满月,他想。通常,没什么要比这个更糟糕了。可是,这个满月的到来似乎并不像平常那样使他惧怕了。

end.
①:为西里斯编造的书名

·取名无能【x】
·不敢多占tag。
·排版我真的尽力了,将就着看吧。

希望天空中永远不会出现满月🌘

#短打#罪恶爱情

他们属于彼此和罗琳妈⭐
ooc属于我⭐

格林德沃烈的像火,焚烧万物,漫卷苍穹。

邓布利多温的像水,包容众生,满覆柔情。

火与水本是格格不入,不共戴天。他却彻骨地令他着迷,他像不畏烈焰的蛾,硬要向火而生,扑火而不言后果。

他是神祇,救他于深渊。细小的火舌撩拨着他的心思。他爱他,他沉湎于他,他们的伟梦,他们的大志,他们无可替代的首要利益。

他忘我地燃烧,与他的炎火交融。他与他在地狱中漫步,嘲弄神灵。他们是那样年轻,生意盎然。大好时光任他们肆意描画,来日明晰如画,死亡与别离遥遥无期。

他们有共通的蓝眼,他的眸透彻如海,他的瞳深邃如夜。他的眼中有飞鸟,他的眼中有星辰。

可他终没能抓住它,他投入烈火,穷尽全力,却没能扼住那只鸟儿。它从他半张的指尖孔隙中潜逃,翼展千里,搏击长空。逃往它的归宿。

他属于天空,属于黑夜,可不属于他。他曾自负地自诩拥有他,在那狂乱如迷梦的二月。到头来手中死死攥着的不过是他的一片影子,那些向阳的光影细沙般地从他指间流落,洒下大片无用的空白。

他留不住。

他将他的金鸟送进地狱,它埋没在高塔铁窗中,在纽蒙迦德空余的白昼中腐烂。他掩藏在羊皮书籍后,在霍格沃茨潮湿的夜晚中沦落。他们都是被光阴所玩弄的愚徒,囚于往昔中疲于抽身。

当你剥开阿不思的心房,你会看到乌黑惨淡的残垣,那是业火燎原的痕迹。

这是一片荒野,它曾充满生机,怒放着玫瑰和兰花草,夜莺和知更鸟在此栖息繁衍,纵情放歌。

可如今它寸草不生。

fin.

刚入HP,激情产物,极度ooc无逻辑,求轻喷。
我喜欢他们一辈子!!

所以Lof的违禁词到底是什么……【。】

早安。
天气真晴朗☁️
A Good Day☀️